湖南海利高新技术产业集团有限公司-K8凯发官方网

|
咨询电话:073185357800
媒体报导
蔬菜供应链背后,湖南种子企业追赶国际话语权
作者:邓雅静 来源:国资潇湘融媒 时间:2022年06月28日 字体:[]

目前全球粮食供应链异常,粮食紧缺、粮价飙升仍在持续发酵,并引发“蝴蝶效应”。世界粮食计划署发出警告,人类或将面临“二战后最大的粮食危机”。关心粮食和蔬菜,追溯供应链短板与断点,今天国资潇湘融媒推出《湖南有“种”》系列报道第四期,聚焦关系千家万户的“菜篮子”,探寻湖南作为蔬菜种植和消费大省,如何助力种业振兴,打好蔬菜种业翻身仗。

蔬菜领域“卡脖子”?

不严重,但国际话语权不足

种子孕育生命。先厘清一个问题,中国的蔬菜究竟有没有被国际“卡脖子”,受制于人到什么程度?

“我国蔬菜种业整体水平处于世界领先梯队。实际上,现在‘卡脖子’的主要只有这几种蔬菜:青花菜(西兰花)、胡萝卜、菠菜、洋葱、番茄等,这几种蔬菜从国外引进的品种比较多,胡萝卜和青花菜可能是最多的。对于老百姓而言,蔬菜品种之间的替代性非常高,对于保生存来讲并无影响。比如,日本的青花菜品种质量好,但我们可以用白花菜替代,同时国内的青花菜自主研发已经取得成效。所以,总体来说,目前蔬菜领域的‘卡脖子’问题应该不是很严重。”中国工程院院士、湖南农业大学校长邹学校向中国交通广播、国资潇湘融媒记者分析道。

据国家统计局数据,整体来看,我国蔬菜种类多,国产品种市场占有率较高,种植面积超过总播种面积的87%。但部分食用量较大的蔬菜品种,例如胡萝卜、菠菜、西兰花等蔬菜种子存在依赖进口的情形。

农业农村部农业贸易促进中心数据显示,蔬菜仍是我国种子进口额最高的农作物,2021年进口额达2.4亿美元(约15.3亿元人民币),占农作物种子总进口额的35.3%。

“在蔬菜种业这一块,我们国内绝大部分是做到了自主的,少量的依赖进口。”国家大宗蔬菜产业技术体系辣椒品种改良岗位科学家、湖南省农业科学院蔬菜研究所所长李雪峰向中国交通广播、国资潇湘融媒记者表示,但是由于进口种子价格高昂,是国产种子的两倍甚至五倍以上,导致较低的种植面积与较高的进口金额不成正比。

“虽然现在我们国产品种的种植面积比较大,但是国内蔬菜种业企业仍处于小、散、弱的状态,做强做大的具有科技实力的种业企业不多。”邹学校分析,稍有松懈,国产品种就可能在国际竞争中掉队。

国资潇湘融媒梳理发现,全球蔬菜种业格局目前依然主要由欧美企业主宰,比如法国利马格兰、德国拜耳等蔬菜种子“巨无霸”。国内蔬菜种企有2000多家,整体仍以中小企业为主,蔬菜种业年销售额超过1亿元的仅有先正达(2016年央企中化集团收购)、隆平高科、京研益农三家企业,蔬菜种业营收规模处于千万级梯队的有广东良种引进服务公司、沈阳谷雨、天津科润、兴蔬种业、重庆科光、镇研种业、中蔬种业、登海种业等,无论是种业话语权,还是企业规模与竞争力都亟待提升。

育种水平有差距?

从2.0到4.0的鸿沟

在种类繁多的蔬菜作物领域,辣椒已经远远超过大白菜,上升为中国第一大蔬菜作物,年种植面积达3200万亩,占全国蔬菜种植面积的10%以上,辣椒产量6000多万吨,并且从鲜食向初加工、精深加工延展形成了较大的产业链。

这也催生了中国拥有全球最多的辣椒育种人员,如今每年中国新增辣椒品种1800余个,全国辣椒品种已逾万个,抗病性、产量、品质都显著提高。湖南拥有我国最大辣椒种质资源库,邹学校院士团队研发的辣椒品种在全国乃至国际上处于领先地位。发挥湖南的杂交育种技术优势,从泡椒到牛角椒、线椒再到朝天椒,培育形成了“湘研系列”“兴蔬系列”辣椒品种,引领了我国辣椒育种方向。

△在新疆,兴蔬“博辣红牛”辣椒机械化采收现场。

“辣椒品种更新换代正在加快,原来有些品种可以畅销十来年,现在四五年就淘汰了。随着人们消费需求的多元化,辣椒育种不断向细分化、专业化趋势演变。”邹学校告诉记者。

实际上,种业振兴早已上升为科技创新能力的较量。当前,发达国家正逐步迈向智能设计育种4.0时代。

“4.0时代就是生物技术加人工智能,再加大数据信息技术,简称设计育种。比如,要达到什么产量、什么抗性,通过识别高产、优质、高抗等基因,在设计阶段,就把这些性状优良的基因专门组合在一起开展育种工作。”在专访中,李雪峰分析说,“理论上说起来很容易,但是实际上,这个技术不是一般的难。因为这种大数据前提下,我们很多基础研究尚未跟上。”

据专家分析,国际上仅少量的蔬菜种业企业4.0刚起步。番茄育种技术走在最前沿,其次为黄瓜。因为番茄在发达国家是主要蔬菜,也是世界上种植面积最大的,研究投入力度大;从基因组来看,番茄、黄瓜的研究难度系数都比辣椒要小。

“国内主要处在以杂交选育为主的2.0阶段,正在向分子育种3.0迈进,比如分子标记、转基因、基因编辑等。我们已经开始在这方面发力,并取得了一些重大进展。”李雪峰告诉记者。

邹学校分析,相对番茄、黄瓜等蔬菜品种,辣椒的分子育种水平还比较落后。一个重要因素,就是辣椒的消费以发展中国家为主,发达国家对辣椒育种鲜有涉足,科研投入以中国和韩国为主。

振奋人心的是,育种手段、育种技术的创新与应用,大大加快了育种进程,蔬菜的育种周期也由原来的8-10年缩短至现在的3-4年。

“围绕优质蔬菜安全保供和服务人民美好生活的时代要求,未来,加大基础原始创新,增强生物技术与育种研发两个板块的联动协作,蔬菜口味多元化、应用细分化和适合全程机械化栽培成为主要育种方向。”邹学校说。

突破蔬菜种企弱小瓶颈?

湖南国企探路模式创新

尽管当前基本实现中国蔬菜用中国种子,但和国际先进水平相比,我国在种子品质产量、原始创新能力、产学研融合度、种业企业实力和知识产权保护等方面还有较大差距。

“国内蔬菜领域的种企一直未做强做大,瓶颈有待突破。”在走访中,多位业内人士如是感慨。

天风证券认为,当前国内格局分散的种子行业只有经历“制度变革” “技术变革”才能加速发展,让头部企业受益从而保持研发动力、提高育种水平。

蔬菜育种难点痛点在于,国内蔬菜种业仿育盗育品种,低价无序竞争现象普遍,品种权保护很难。“一个育种家花费十几年甚至一辈子心血,培育成功的畅销品种可能只有一个,但是由于对于原创性的保护力度不够,一夜之间被抄袭的品种抢了市场。与水稻等大田作物相比,蔬菜作物销售面小,打官司取证难、处罚轻,收效甚微,育种家就放弃了打假维权,这也打击了科研人员的研发积极性。”兴蔬种业总经理邹家华向中国交通广播、国资潇湘融媒记者分析。

外资种企巨头之所以掌握着蔬菜种子高昂的定价权,手中最大的武器就是核心种业技术专利,并在育种技术上持续投入,筑起高技术壁垒。2022年3月实施的新版《种子法》大幅升级了种业创新的相关知识产权保护,吹响了种业制度变革、护航种业高质量发展的冲锋号角。

加快种业科技成果转化和商业化育种体系构建步伐,推动育繁推一体化,湖南省农科院蔬菜研究所孕育了湘研种业和兴蔬种业两个品牌,在全国较早探路做强做优做大蔬菜种企。

△湖南省农科院蔬菜研究所科研基地。

2020年,湖南省提出“打造种业创新高地”目标,把“立足现有种业优势、创新产学研用新机制”列为关键抓手。同年,兴蔬种业从湖南省农科院蔬菜研究所划转至省属国企湖南海利集团,推行混合所有制改革,创新育繁推一体化。

△兴蔬种业与邹学校院士团队联手创建创新中心。

从跨国种企的发展轨迹来看,通过“资本 并购 国际化”运作,种子行业发展呈现产业链一体化趋势。湖南海利集团作为知名农化企业,也在借鉴国际经验,不断延伸产业链,探索“种子 农药 服务”相结合的模式。

2021年7月,兴蔬种业与邹学校院士团队联手创建创新中心,还不断加强与省农科院、岳麓山实验室等平台合作,全力培育新品种,并突破一批关键核心技术。

目前,兴蔬种业选育的以辣椒、冬瓜、菜薹、黄瓜为代表的系列新品种在细分领域居全国市场主导地位。“去年底,大部分种子都脱销了。”邹家华告诉记者。研发的博辣系列辣椒品种,适宜机械化采收加工,已经在新疆、内蒙古等地大面积推广;适合辣椒炒肉的专用型品种兴蔬皱辣系列,正崛起为湖南辣椒细分市场的后起之秀。

△兴蔬种业培育的墨地龙冬瓜。

“墨地龙冬瓜品种的优点是抗逆性强、转黑快,亩产最高能达2万多斤,颜值、口感、品质都深受消费者喜爱。”在江苏盐城,农户沈晓斌正忙着栽种绿油油的冬瓜苗,两个半月后将迎来丰收。

益阳南县的姚枚初告诉记者,他所在的蔬菜专业合作社,近2000亩白菜薹是当地农户就业创收的主要来源之一。“五彩黄苔1号白菜薹品种耐热、早熟,打破了原先七月份高温天气不能播种的限制,国庆节前夕就能上市供应到老百姓的餐桌。”聊起蔬菜品种,在湖南省农业科学院蔬菜研究所从事育种20余年的科研人员陈文超如数家珍,湖南、湖北、江西习惯把黄瓜作为水果吃,蔬研12号华南生态型白黄瓜显著特征是产量高、没有苦味,在本土白黄瓜细分市场占据鳌头。

△湖南本土白黄瓜种子。

“兴蔬种业引入省蔬菜研究所核心科研骨干持股40%,混改效应已开始显现,企业治理结构得到优化,激励、约束机制更加健全,充分调动科研人员的积极性,选育出更多优良品种,有效激发了国有企业活力,推动科研成果产业化。这也为国有科研院所种业企业脱钩改制发展作出了有益的探索。”湖南海利集团党委副书记、兴蔬种业公司董事长张大伟向国资潇湘融媒表示,未来,力争年销售额增长15%以上,年利润增长20%以上,到“十四五”末,力争营收突破5000万元,跻身全国蔬菜种业前十强,确立辣椒种业的领先地位。

放眼全国,央企重组后的先正达集团正计划今年底内在上海科创版上市,高达650亿元融资规模或创a股近十年来最大的一次 ipo,其他有实力的种企亦在排兵布阵蓄势发力,振兴蔬菜种业,未来可期。

分享到:
相关推荐
网站地图